永利平台官网

新劳动法冲击下 港商生死攸关的抉择

作者:能坞    发布时间:2017-06-04 05:01:05    

中国今年一月起实施新劳动法,港商研判新法将增加超过三成成本,对珠三角投资的台湾、香港业者冲击颇大曾经在大陆投资赚得盆钵满金的港商,如今噩梦频现 零七年岁末,香港亲共报纸《文汇报》连发五个专题,报导珠三角的港商“前景暗淡”、“迁徙港商变牧民”、“厂如牧包走天涯”、“撤并港企老板意兴阑珊”、“珠三角恐现倒闭潮”……在亲共报章出现“令人情绪低落”等负面的字眼实属罕见,可以显见,昔日座上宾,如今风光不在,疯狂北上热潮后,港商正开始品尝投资失败的苦果 零八年元旦正式实施的新劳动法对港商更是巨大冲击成本上升、劳资纠纷剧增、罢工现象频现,未来两年,数万港资企业都将面临生死攸关的抉择 难熬的零七年 对于北上投资的港资老板来说,二零零七年是惊心动魄的一年,成本急剧上升、劳工空前紧缺、工人维权意识日增、土地等各种营商成本不断攀升,中国大陆产业政策快速调整、欧美反倾销行动一波接一波,加上大陆官员贪污腐败、谋骗案日益增多,港商往日北上珠江三角洲创业的优势,如今成为噩梦 广东省珠江三角洲近几年接连遭遇“劳工荒”、“电荒”、“油荒”,土地、劳动力、能源价格都大幅上涨,再加上人民币升值和外国贸易保护冲击,超过千家工厂倒闭,还有许多企业外迁远走他乡 零八年,人民币可能加快升值的步子,使得物价普遍上涨;新的《企业所得税法》实施,内企外企一视同仁,外资企业原先享受的税收优惠到此结束,特别是大陆《劳动合同法》推出,必会加快劳动力成本进一步增加,港资企业究竟该何去何从,能不能找到新的出路 新劳动法的震荡和冲击 大陆《劳动合同法》去年六月二十九日颁布,定于今年一月一日正式实施这个共有九十八条条文的新法律,令大陆的劳资关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香港商人最为集中的东莞市,每月都举办外商与当地政府的协调会,近来常出现港商情绪失控 企业主对“劳动者只要提前一个月通知企业,就可以随时跳槽,无须交违约金而企业炒员工鱿鱼,就要做出经济赔偿”颇有微词,认为条约不够清楚,未考虑实际状况,企业主心中无底尤其是新劳动法规定为劳工缴纳工资的17%作为劳动保险金,一次定下的标准过高 不过,最惹各方注目的部份,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规定根据新的《劳动合同法》,任何人服务同一间公司超过十年,或连续订立了两次固定年期的劳动合约,就有权要求缔立一份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约,亦即一般人俗称的终身聘用合约 由于企业担心新法实施后会大幅度增加企业成本,因此零七年底大陆掀起了一场罕见的企业裁员风暴打工仔埋怨:新劳动法未见其利,先见其害,打工仔已经率先尝到失业的滋味 华为炒人七千 掀企业裁员风暴 去年七月开始,韩国LG电子、沃尔玛全球采购中心中国区先后大幅度裁员到了十一月,世界知名的中国通讯及网络器材制造商华为,一口气要求,包括行政总裁在内,接近七千多名员工辞职,重新以新合约、新条件订立劳动合约,据称,华为出动了总共十亿人民币的赔偿金 华为的做法,更引起了珠三角一带多间公司的争相仿效利用类似手法来回避《劳动合同法》新条文的做法,被传媒以及公众统称为“华为模仿秀” 然而,一直协助大陆工人争取权益的香港“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专案统筹丘梓蕙,在接受新纪元访问时指出,很多工厂并非仿效华为给予赔偿金或者自愿辞职的做法,而是利用威迫利诱的手段,迫员工辞职,再重新签订劳动合约,令这几个月的劳资纠纷逐渐增加她说:“很多都是这样炒人,或者逼迫你签一个离职书,或者签一个新的合同,或者搬厂到更北的地方,比如从深圳搬到相对来说执行法律不太严谨的地方,而且一搬厂,顺便炒人,这是一箭双雕的做法 ” 她预言,新的劳动法出台后,劳资矛盾会越来越激烈一些帮助工人维权的机构目前已遭到当局严控,使得民间维权机构的生存环境越来越狭窄 此外,除了华为等民营和外资企业外,中国的电信、邮政等国营企业也纷纷裁员,甚至一贯不受其影响的教科文卫等事业单位都受到牵连,中央电视台今年八月解聘一千八百名编外人员,占全电视台总人数的20% 处理跨国投资法律案件的台湾律师童文薰指出:“你搞终身雇用,你自己国家倾国家之力你都做不到可以预期,短期之内,这样的法令恐怕对中国的劳工来说,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大饼,可是反而会让他们连工作机会都会失去,因为当厂商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就是选择跑” 深企出现外迁潮 官方否认 实际上,经济开放最早的地方——深圳,很多企业已经陆续迁离最新的调研显示,到二零零七年六月,仅罗湖、南山、宝安和龙岗四区,已经计划外迁的企业多达五百二十二家,其中已经外迁的就有四百九十九家,外迁趋势不断扩大,其中部份是港商 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因揭露隐瞒SARS而遭官方整肃的大陆敢言报纸《南方都市报》,推出〈深企外迁〉大型报导,详述了深企外迁的现状及问题所在,引发全国对深圳特区的再度关注 然而很快,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深圳市长许宗衡公开否认了这一说法,称没有大规模的深企外迁潮,有关报导更被斥之为“抹黑深圳” 《南方都市报》是否会因为揭露实情得罪当权着而再次遭整肃,目前不得而知,但从网友热烈的回应来看,企业迁移或者关闭浪潮已在港资最热门的地方显现下一步企业迁移潮将扩展到珠三角,再下一步就是逃离大陆 逾万家港企面临倒闭 据了解,台港两地有不少企业,做完零七年底的订单后,准备从大陆撤资或减产 香港工业总会副主席孙启烈说,其实很多港商对于在珠三角开工厂已经意兴阑珊他预测:珠三角近两年将有一万到一万五千家港企倒闭或被兼并没有一位港商对这项预测表示怀疑,表明了港商对前景的悲观香港驻粤经济贸易办事处主任梁百忍也预言:未来两年,数万港资企业都将面临生死攸关的抉择 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洪奇昌也估计未来在珠三角的台商将有12%到15%面临关闭的压力,而广东省有上万家台资企业在二零零七年因为当地的新政策而造成经营困难 香港中小企业会会长佘继标指出,新劳动法会令在大陆的港资企业的劳工成本增加三成,现时深圳的港商处境困难,许多企业面临倒闭他说当局在执法上对港商的要求远比中资企业严格,而且过程中亦存在滥用权利的问题佘继标表示港商会尽快组团上京向当局反映困难,希望当局批准推迟执行法规 大陆受骗港商组维权组 而令港商更加难言的是,除了明码标出的《劳动合同法》等成本增加外,赴大陆投资还会因为制度的不完善、官员的腐败贪污而随时陷入困境 六十五岁的港商薛宝仁,因为数年前承包深圳国企工厂,遭当局勒索,强行违约侵吞工厂资产,多番投诉无门,最后还被抄家 从去年十月开始,薛宝仁在香港立法会前两次连续静坐抗议长达数月,期间并多次绝食他在抗议横幅上写上大大的“投资深圳港商受害人联络处”字样来声援薛宝仁的受骗港商很多,黄奕金就是其中一个他在薛宝仁第二次静坐时加入了静坐抗议队伍 他对新纪元记者说:“如果说经营成本增加,做生意不善而亏钱,我都认了,但最难过的是,是给人骗”他同样因为被大陆合作方骗去资产,气愤难平之下,身体多次中风,还留下腿的残疾 制度不变 港人权益难保障 接获薛宝仁求助的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承认,接到很多宗港商在大陆被骗的个案,很多人要求港府或者立法会议员施以援手,但实际上有一定的困难,因为根本原因在于大陆司法制度不健全:“整个制度不健全,法律制度不健全,法官没有足够的法律训练,裁决不够水平,甚至根本问题是法庭不独立,法庭容易受到行政政治的干预,更加不要说有官商勾结,甚至有贪污腐化的情况” 何俊仁强调,中共制度不改变,港人权益难以得到真正的保障:“如果你不彻底地制度改革,根本这些事情会不断发生,因为这个问题显现出一个结构的问题,法庭不是一个独立的法庭,很多法官没有足够的专业训练,没有确保他们有独立专业的法制精神,令法庭成为帮助当权者伸张他的权力,而不是帮助弱势人士伸张公义,法庭成为统治者镇压的工具” “破晓前夕” 港商在未来的零八年将如何自处有人冀望北京奥运为企业带来“商机”,但童文薰律师可不这么想,反而视之为“不祥之兆”她藉新书《破晓前夕》阐述,中共可能步上希特勒的后尘利用奥运发动战争,若想解套,唯有声援中国民主化运动 童文薰律师说,中共藉北京奥运宣扬自己的政绩、巩固政权,但反过来也因为奥运,使得世界聚焦中国,因为媒体聚焦中国,所以使得中共的面目越来越清晰 她进一步说,不论是民工自杀率、强制拆迁案件、不明来历的活体器官数量、贪官外逃比例、港台商受迫害案件数量以及中共瞄准台湾的飞弹数量,从二零零零年以来比例皆直线上升,特别是对于与政治最无关的宗教迫害,中共丝毫不愿立即停止,说明中共仍是一个不正常政权 她更预料,上述的几个中国人权观察指标,今年仍会加剧成长,尤其是中小型港台商的安全将“非常悲观”因中共实行新的《劳动合同法》、社保基金被贪官掏空,下岗工人的怒火将转移到港台商身上中共贪官外逃的比例也会在明年持续增加,所需的资金便向台商、港商、外商下手 童文薰最后表示,目前中国正处在“破晓前夕”的历史关键时刻,民间的退党及维权运动崛起,海外社会及新闻媒体应该予以声援,发挥“墙倒众人推”效应,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