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平台官网

噩耗!中共央行其实已经倒闭了 为何中南海不愁

作者:祖阜胭    发布时间:2017-07-02 11:25:11    

央行在中国外汇市场大手用人民币购买外汇,靠的是以下诸种手段:增加货币发行、动用商业银行存于央行的法定准备金和超额准备金以及发出“央票”即央行对金融机构的短期债券我们也了解,所有这些央行购汇的支付手段,无一例外都来自央行的负债这么说吧,当下令全世界肃然起敬的中国拥有的2.5万亿美元的“国家外汇储备”,每一元每一分都对应着央行的人民币负债 负债之意,无非就是债务人欠了债权人的钱但是,央行的负债,与我们平常家庭、企业抑或商业性金融机构的负债,有很大的不同比较明显的区别,央行是中央政府开的,所以,央行的负债讲到底都是政府的负债,靠政府的信用借,也靠政府的收入还可是,我发现,央行的债务与政府的财政性债务还有一点重要区别,那就是央行欠债的时候,不但不需要得到债权人的同意,甚至也不需要债权人知道 让我们一起来读央行负债的信息在中国人民银行网页的“统计资料”栏目里,很容易调出1999年以来历年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选2009年12月为例:央行的总资产为22.7530万亿人民币,而央行的“自有资金”仅为219.75亿人民币这就是说,每1000元央行的资产,有999元以上来自负债!老天爷,倘若哪一个国家的财政负债也达到这个水平,怕早就无人敢买该国国债啦至于一般工商金融企业,不要说1元自有资本对1000元负债,就是1元自有资本对10元负债,也足以吓跑天下债权人 为什么央行有如此之高的负债率,却依然安然无恙查阅1999年央行的自有资金占总资产之比,还超过了1%,10年时间负债率升了一个数量级,为什么央行还可以不断从高负债走向更高负债,举债从没遇到实质性的障碍近年人民币汇率之争此起彼伏,热闹非常,可是实际形成人民币汇率的基础——央行大手负债购汇——却基本不入舆论与公众的法眼,很少有人关注,也没有构成热点问题,这又是为什么 显见的答案上文提到了:央行是政府开的,只要财政可靠,央行的资产负债就无需大家操心不需要罗列数据,最近10年,当然是中国国家财政实力飞速增强的10年,而财政税收之外的国有资本,更是大进特进的10年(虽然是否由此就引起“民退”,需要另外专门讨论)政府财力的基础雄厚,是不是债权人不看僧面也看佛面,央行负债就没有问题了 细读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却没有看到政府财力支持央行负债的直接证据还以2009年12月为例,“政府(在央行的)存款”2.1万亿,只不过比 “(央行)对政府债权”(1.6万亿)多了5000亿人民币而已这说明,政府借给央行的财力,对央行持有天文数目的资产,实际的贡献了了央行的自有资金就算全部来自财政拨款,也不过区区200多亿人民币我们的问题还在:为什么央行并没有从法律上的后台老板——国家财政——那里获得实际的财力支援,却依然还有能力超高额负债,还可以持续大手购买并持有总数越来越多的外汇资产 答案要到央行负债的经济性质里去寻找我的心得,央行负债区别于财政和任何公私企业负债的特别之处,是在一个相当宽的限度内,央行的负债根本就无需归还!既然无须归还,“债多不愁”就是很正常的:不但举债人不愁,连债权人也不愁谁也不愁的事情,负债率高企,有什么奇怪的吗 各位读者,此说对理解人民币汇率机制关系重大,容我阐释一下吧先看央行负债的最大头——“储备货币”2009年12月此项数为14.3985万亿,占央行总资产的63.3%大家知道,“储备货币(reserve money)”也就是“基础货币(base money)”,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1)货币发行,(2)金融机构存款第一部分来自法定的央行特权,因为在国家信用货币的制度之下,惟有央行才可合法发行货币央行发出来的货币进入市场流通,除非央行觉得有必要回收,是不需要向谁归还的把这些并没有归还义务的货币也记作负债,源于国家信用货币的前生——在可兑换的金银本位的货币制度下,央行以自己储备的金银为本,发出的票子满足流通的需要,而使用票子的债权人,有权到拿了票子到央行来兑金银“储备货币”者,就摆明央行发钞具有负债的性质,要储备货币(reserve money),以备债权人上门索债之需像美联储和德国央行,至今还储备着全球为数可观的黄金,其实就是为他们货币的国家信用作保没有多少黄金储备的央行,直接以国家权力作为发钞的抵押之物窍门在于,“在一个相当宽的限度内”,持票债权人上门要兑国家权力的事,一般是不会发生的在这个限度内,储备货币就是央行可花的钱 “储备货币”的第二部分,似乎是必不可少的真储备因为这是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在央行的存款,而商业银行的存款又来自他们的储户,有清楚的债权债务链条的约束,即使贵为央行,也要准备这些债权人上门,没有储备怎么过日子但是,央行拥有规定商业银行存央行准备金比率的法定权力譬如前两天央行的一道声明:商业银行的法定准备金率就上调0.5个百分点,全国总共3000亿以上的资金就要被“冻”入央行在理论上,央行只要不降低法定准备金率,这部分 “债”就可以锁定而无须归还央行当然要为这部分准备金付点利息,但也是讲过的,倘若央行付出的利息高过商业银行放贷的机会成本,商业银行还会把更多的准备金“超额”存入央行央行对后者当然负有偿还的义务,不过只要付息足够高,那么在一个限度内,债权人就宁愿央行永不归还要知道,够高的利息对央行不是难事,因为在理论上,央行可以增发货币来付息!于是乎,“在一个相当宽的限度内”,央行也可规避储备货币的偿债压力,痛痛快快把储备金花出去就是了 在储备货币之外,央行还可以发行债券如2009年12月央行的发债余额就达4.2万亿人民币之谱央行发出的债券当然到期要还,不过如我们近年观察到的,用于对冲流动性的“央票”,是可以到期再发,而且可以到期再增加发行的如是,央行总可以积淀下相当一笔无需归还的负债再说了,实在到了非还不可的时候,央行反正还有增发货币的杀手锏 正因为“在一个相当宽的限度内”,央行负债无须归还,所以央行的负债率就可以高到财政、企业、家庭的资产负债率根本不可能企及的高度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甚至连“自有资金”都记在了“总负债”的名下——央行可以100%通过负债来形成自己的总资产既然负债率可以几近100%,央行的负债量就几近无限,而央行的总资产包括持有的外汇资产也就可以几近无限各位注意了,这才是实际形成人民币汇率的基础,也是人们广泛地以为——在我想称之为“央行负债幻觉”的作用之下——人民币汇率不是买卖行为的结果,而是各国政要、专家、舆论大打口水战的结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 周其仁职务: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